新聞中心
建立市場化、多元化生態補償機製
點擊數:1186  發布時間:2017/11/20 13:54:09

十九大報告將“建立市場化、多元化生態補償機製”列為“加快生態文明體製改革,建設美麗中國”的內容之一。《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作為全國首個跨省流域的生態補償機製試點,新安江流域生態補償機製試點於2012年正式實施。目前,新安江生態補償試點以三年為一個周期的第二輪試點將在今年年底全麵完成。

  專家表示,隨著一係列政策的密集落地,國家生態補償製度框架已經構建,發展路線圖也已基本明確。針對新安江流域水環境補償試點,未來應繼續完善和加強製度頂層設計,健全補償長效機製。

  流域上下遊補償機製試點已在多地區鋪開

  “目前,新安江流域每年向千島湖輸送60多億立方米幹淨水,占千島湖年均入庫水量的68%以上,初步走出一條上遊主動強化保護、下遊支持上遊發展的互利共贏之路。” 中共黃山市委書記任澤鋒在近日召開的“2017首屆新安江綠色發展論壇”上介紹稱,目前試點工作已經入選全國十大改革案例,並寫入中央《生態文明體製改革總體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試點工作開展以來,上遊地區建立了一套較為完整的工作機製,包括綜合協調、垃圾兌換超市、斷麵水質考核、創新資金投入、項目管護機製等,為建立可複製、可推廣的生態補償製度積累了經驗。據悉,目前,以新安江流域生態補償機製試點為範本的流域上下遊橫向補償機製試點工作,已在廣西、廣東、福建、江西、河北、天津、陝西、甘肅等多地逐步推開。

  突出係統治理和綠色產業成為新安江流域生態補償機製試點的兩個重點。據黃山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劉孝華介紹,在突出係統治理方麵,一是強化農村麵源汙染防治。二是強化工業點源汙染防治,累計關停淘汰汙染企業170多家,整體搬遷工業企業90多家。三是強化城鄉垃圾汙水治理,城鎮、農村生活垃圾處理率分別達到100%和80%,城鎮汙水處理率達到93.4%。四是強化重點河道綜合治理和生態修複

  在突出綠色產業方麵,優化升級工業項目510多個、總投資153.5億元。加快黃山經濟循環區建設,已完成投資57.78億元。

  國務院國有重點大型企業監事會主席趙華林指出,跨流域補償機製,是突破行政分割,實現綠色發展、協調發展的重要措施,新安江作為全國首個跨流域補償試點,實現了良性聯動,有力地證明加強環境保護、推動綠色發展、加強生態文明建設與發展經濟是正相關關係,對推動全國綠色發展起到很好的示範引領作用。

  國家生態補償製度框架已經構建

  環境保護部環境規劃院院長王金南在會上指出,當前,國家生態補償製度框架已經構建。新《環境保護法》要求,國家建立、健全生態保護補償製度。國家加大對生態保護地區的財政轉移支付力度。有關地方人民政府應當落實生態保護補償資金,確保其用於生態保護補償。

  《關於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指出,健全生態保護補償機製。科學界定生態保護者與受益者權利義務,加快形成生態損害者賠償、受益者付費、保護者得到合理補償的運行機製。

  《生態文明體製改革總體方案》強調要完善生態補償機製。探索建立多元化補償機製,逐步增加對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

  此外,據透露,發改委牽頭正在研究製定《生態保護補償條例》。

  國家生態補償發展路線圖也已基本明確。《關於健全生態保護補償機製的意見》明確了森林、草原、濕地、荒漠、海洋、水流、耕地等分領域重點任務,提出建立穩定投入機製、完善重點生態區域補償機製、推進橫向生態保護補償、健全配套製度體係、創新政策協同機製、結合生態保護補償推進精準脫貧、加快推進法製建設等體製機製。

  《關於加快建立流域上下遊橫向生態保護補償機製的指導意見》中,明確了流域上下遊橫向生態補償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和工作目標,就流域上下遊補償基準、補償方式、補償標準、建立聯防共治機製、簽訂補償協議等主要內容提出了具體措施。

  國家生態補償框架也正在不斷延伸。補償範圍從單領域補償延伸至綜合補償,補償尺度從省內補償擴展到跨省補償,補償方式從資金補償轉變為多元化補償。

  王金南表示,單領域補償方麵,流域生態保護補償機製已經成為我國流域共同開展綜合治理的重要手段;森林生態補償機製正在不斷完善;草原生態保護補償機製穩步推進;濕地、耕地等其他領域生態保護補償也在積極推進。

  目前,我國生態補償已從單領域補償拓展到綜合補償,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辦法不斷優化,補助範圍不斷擴大,補助資金逐年增加。

  從省內補償拓展到跨省補償。從省內基於水質目標考核的補償政策,拓展到跨省的成本共擔、效益共享、合作共治。

  從資金補償拓展到多元化補償。首先,國家與生態補償相關的轉移支付資金不斷增加。其次,市場化補償機製成為財政轉移支付的重要補充。第三,將補償資金轉化為技術或產業項目形成造血機能與自我發展機製。

  加強頂層設計 健全長效機製

  對於新安江流域水環境補償試點的推進方向,王金南認為,首先要繼續完善和加強生態補償製度頂層設計。包括法律保障、部門協作、資金支持、機製跟進、技術支撐等方麵。引導生態保護補償由單一性要素補償向基於區域主體功能定位的綜合性補償轉變,確保被補償區域生態AG国际產出能力持續增強,以生態保護補償助推生態建設、環境綜合治理,形成與生態建設和環境綜合治理的良性互動。

  其次,要進一步健全新安江補償長效機製。將新安江生態補償試點作為常態化機製固化下來;創新綠色產業投融資機製,上下遊通過共建新安江綠色產業基金、PPP基金、融資貼息等多種方式,撬動更多的社會資本參與新安江環境保護和生態建設。

  第三,建設流域生態補償的“中國模式”。首先,擴大補償資金使用範圍,明確資金規模,增加對企業、漁民、林農、生態移民等生態保護者直接補償,解決部分生態移民、環境質量維護和監管日常運營資金的問題。其次,開展生態係統價值核算,合理評估新安江流域生態係統生產價值,並以此為基礎研究建立基於價值核算的生態補償機製。其三,與國際組織、研究機構和非政府組織合作,構建“中國模式”,進一步強化生態補償的市場化進程。

  值得一提的是,在財政資金的利用上,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白景明表示,近年來中央財政對生態文明建設的支持力度越來越大,增長也比較快。從2016年的決算和2017年的預算來看,中央財政對新安江流域的轉移支付規模已經達到5.6億元。如何管好、用好這塊資金,成為突出問題。他建議進一步完善財政資金的績效管理,通過績效管理來推動資金的有效合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