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一帶一路”麵臨政治不穩、經濟發展、社會轉型、政策調整等諸多挑戰
點擊數:1241  發布時間:2017/10/23 14:04:40

 


PPP模式在中國基礎設施領域的探索實施已有段時日,如今,這一模式將隨著“一帶一路”倡議在更多國家落地生根。然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大多為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走出去”的PPP 項目將麵臨政治不穩、經濟發展、社會轉型、政策調整等諸多挑戰。投資風險大、交易成本高,是困擾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PPP項目企業的重要因素。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 PPP探索雖然有風險,但如果不想錯失市場機遇,AG国际仍要勇往直前。”在日前舉辦的第二屆中國 PPP 論壇上,清華大學 PPP 研究中心首席專家王守清表示,AG国际要理性投資,控製PPP項目海外實施風險。 

在進行海外PPP項目合作前,對相關國家的潛力觀察非常重要。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研究教授Alan Trager看來,可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按治理質量標準劃為5個類別,其中支持並延續PPP發展的可能性最大的國家占6%,而可能性最小的國家占14%。他建議中國企業多關注中間類別的國家“。這些國家正努力轉型成為知識型經濟體,需要完善自身的基礎設施建設,將為中企帶來很多機遇,特別是在預防醫療、治療服務和環境保護等方麵。”

 Alan Trager 表示,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開展PPP 項目時,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應幫助當地相關機構提升建設能力,發展可持續的夥伴關係。同時,中國企業應放棄標準化的 PPP 模板,避免照搬固有的套路,根據不同國家不同情況,使用靈活專有的 PPP 模式來優化投資策略,分散項目風險。 

據了解,“一帶一路”沿線需要發展基礎設施領域的國家,大部分是較落後的國家。PPP項目跟政府的關聯性很大,項目的信用評級跟政府的級別很接近,有些政府的信用情況複雜,也對 PPP項目產生了不良影響。 

“PPP項目的信用評級可以超過主權信用評級。”國泰君安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朱健表示,企業到國際上推行PPP要高度重視信用評級,也可以嚐試引入工具來幫助提升自身信用評級。比如利用保險和擔保,或者引入當地有聲譽的合作者和投資者來提升項目的信用評級。 

“目前,我國PPP項目存在政策性強但法律滯後,參與主體多、合同關係複雜而中介服務機構缺少實務經驗等諸多問題。”京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公丕國告訴記者。 

公丕國認為,PPP 項目本身比較複雜,企業除了要聘請財務顧問、工程顧問等,法律顧問也是很重要的角色。企業的法律顧問團隊應該包括 PPP 項目律師、金融律師、公司律師、稅務律師、商事訴訟律師,甚至刑事辯護律師。在 PPP項目進行過程中,律師要參與項目全過程的交易架構設計、商務談判、合規審查、風險審查補救以及糾紛處置等。 

“除了聘請律師外,公司法務也應深入學習 PPP 項目法律法規、研究案例,為 PPP 項目糾紛包括建設工程糾紛提供全麵專業的法律服務。公司法務要認識到市場中的新變化和新機會,起到防範糾紛和為解決糾紛做好業務準備的作用。”公丕國表示。 

此外,據公丕國介紹,在PPP項目或一般的建設工程領域,刑事犯罪高發。因此,對企業來說防控刑事犯罪、減少民刑交叉案件發生也非常關鍵。此類項目中有大額資金交易、巨大利益博弈,很容易滋生腐敗,如常見的職務侵占罪、貪汙賄賂罪、挪用資金罪等,非常值得AG国际警惕。